香港六合彩第152期|香港六合彩日日红高手论谈

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新聞中心>行業動態
公司動態 行業動態 在線期刊

2019年政信類信托項目前景幾何? 時間:2019/04/09

2019年政信類信托項目前景幾何?

時間:2019/04/08 17:52:51用益信托網

2018年下半年以來,國家有關部門先后發布了《關于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等文件,提出促進基建補短板,加快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也得到不斷完善調整。以上措施為地方政府的正常基建投融資拓寬了道路,也為政信類信托項目的發展帶來新的動能。


一、政信類信托兩大特點


政信類信托受歡迎的主要原因?


政信類信托指信托公司與各級政府在基礎設施、民生工程等領域開展的合作業務,這類項目的還款通常會有地方政府或地方財政局做出承諾,或者直接就是以地方政府的債權收益權作為融資標的。多數投向保障房建設、棚戶區改造、城市道路建設等。


(一)安全性。這類項目的融資主體通常是地方城市建設投資公司或者和當地政府關系密切的地方實力企業,這類項目的還款通常會有地方政府或地方財政局做出承諾,或者直接就是以地方政府的債權收益權作為融資標的。在地方財政收入保持強勁增長,增量土地不斷創造財政收入的大背景下,投資者通常會認為政信合作信托信用違約風險不大。


(二)收益性。目前政信合作信托產品收益率中樞為9%/年,同期銀行理財產品的收益率為5%/年,地方投融資平臺發行的城投債到期收益率為5.83%,政信合作信托產品收益率顯著高于銀行理財產品收益率和城投債到期收益率。對市場跟蹤密切的投資者還經常能找到部分信托產品收益率顯著高于同類的現象--類似房產銷售當中的“筍盤”。


首先稅收、土地出讓是政府償債的第一來源,但部分邊遠地區政府稅收收入有限,土地出讓占財政收入比重不高;即使像東部發達地區區縣一級地方政府的稅收、土地出讓收入,相比地市級也要薄弱許多。投資者需重點考察欠債地方政府當地財政收支狀況,選擇財政收入較多,財務穩健地方政府信用背書的信托項目。


此外,對投資者來說最好還能在政府信用背書之外,選擇產品設計了融資方回購、土地抵押、股權質押、第三方連帶責任擔保等增信措施條款的信托產品,能夠以多重手段保障信托產品本息的到期按時償還。


二、政信類信托篩選標準


1、融資方所在政府的行政級別:通常來說,一個項目融資方所在的地方政府,行政級別越高(在中國政府的特殊制度下,行政級別具有重要的作用),能夠調動的政治資源越多,還款能力越強。一般情況下:省級(直轄市)> 副省級> 地區(地級市)>區縣級。同時東部地區比西部地區政治資源豐富,一線城市的政治資源比二線城市政治資源豐富。


2、地方政府的財政實力:一般來說,財政實力包括“GDP”和“財政收入”,相比于分析“GDP”(一般最好在400億級別),分析地方“財政收入”更加更加實用。如果政府的財政收入在達到100億或者更高(地方財政收入結構不要過度依賴于賣地或者某些收出口影響較大的行業(全球經濟下滑和貿易戰容易造成財政收入大幅度下滑)),如果單個信托項目的規模不超過財政收入的1/20,這樣的信托項目還款還是比較靠譜的。


3、政府負債規模:其實一般來說,中國很多地方政府負債比列差不多,但是還是有極少數地方政府負債比列過高以及還款能力不足(如內地某個地方政府前領導大刀闊斧的搞政績,造成地方負債遠高于其它兄弟平臺,留個爛攤子給繼任領導)。其實在分析政府以及地方融資平臺負債結構,還需要像分析企業負債一樣分析政府還款壓力期限。如中長期負債(通過發債平臺負債)一般不影響信托項目的到期兌付。


4、融資平臺以及擔保平臺公司資質:政府平臺分兩個主要類型,一個是平臺公司現金流能夠覆蓋流動性負債(自己已經能夠產生穩定的現金流,不再完全依賴政府撥款)獨立平臺公司,另一種是現金流無法覆蓋流動性負債的公司。顯然前者更加適合做融資平臺。同時再考慮融資平臺資質時候,如果融資平臺有債券主體評級AA及其以上資質(能夠通過發債來籌集資金),這樣的融資平臺比一般的融資平臺好很多。


5、抵押及其擔保:政府平臺融資,抵押物一般兩種,“土地抵押”或者“應收賬款質押”。先說“土地抵押”,政府項目拿出來抵押的土地絕大部分“一元錢土地”或者“政府劃撥土地”,這些土地都是沒有繳納國稅的,抵押率一般就是個大問題,另外要是真的出了風險,不管是信托公司來拍賣土地還是地產開發商來購買土地,都是個攤手山芋(去拍賣某個政府的抵押物很難執行,也基本上沒有公司敢買)。再說“應收賬款”,說白了就是政府欠平臺公司錢,這個就是政府內部一筆賬,還款還是看政府財政實力。所以說抵押物這個東西,是便于銷售,實際意義不大。最后如果有實力不錯的擔保公司(如有債券主體AA評級)還是不錯的,一般的擔保公司,意義不大。


三、政信類信托展望


政信類業務除對信托公司擴規模、增收入、保利潤具有重要作用,其實質風險可控、可批量開展、信托報酬可觀等優點亦使其成為信托公司更為務實的選擇。因此,信托公司后續開展政信業務應主動適應地方政府融資規范,把握好業務發展邏輯和動向。進入2019年,政府債務和平臺違約風險得到逐漸釋放(得益于強硬的 去杠桿的金融政策),2019年信托(政信類)將迎來新機遇。


首先, 我國基礎設施缺口較大。受城鎮化率不斷提高的影響,鄉村基礎設施缺口亟待補齊,未來存在大量基建投資需求;


其次, 業務模式創新帶來新的活力。近年來,信托公司不斷探索新的展業模式,積極發展PPP、“股+債”及產業投資基金等方式,不僅掌握項目的主動權,還能促進信托參與基建項目的多元化發展。


再次, 政策持續利好。基建是經濟發展的先行條件,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布,提出了大灣區的五大戰略定位。為了實現互聯互通新格局,跨境基建必不可少。進入2019年以來,以5G為代表的新基建板塊已在資本市場上得到追捧。從政策層面上,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在穩投資的政策選項中除了繼續覆蓋傳統的能源、交通等基建,對新基建也尤為重視。部分省份將加快推進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建設與5G商用步伐作為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這也必然要求新基建的超前發展。政府要帶頭講誠信守契約,決不能‘新官不理舊賬’,對拖欠企業的款項年底前要清償一半以上,決不允許增加新的拖欠


香港六合彩第152期 安徽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6合和彩往期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诀窍免费群 安徽11选五推荐号 天福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 浙江11选5爱彩人走势图位置 网易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足球竞彩258投注 北京5分彩全天计划